PK10

TXT小说下载网 > 宰制天下 > 第二十二章 开关东出

第二十二章 开关东出

    盛夏的天孩儿的脸,早上阴云密闭,下午却喜笑开颜。

    俨然如王府规格的丞相府,早己成为西魏的宰制中心,此时中门大开着,宇文泰则早已在相府门外整装待发,只见其头戴黑头盔,身着黑铠甲、身披黑披风、腰挎环首军刀,骑在马背上,好不威风,在其身后侍卫蔡佑相和几个亲兵也皆在等候命令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府门前挺着怀胎快足月的姚夫人、身量纤细的叱奴夫人、书生气十足的主簿卢辩、威武谦和的征西将军宇文导、峨冠博带的尚书左仆射周惠达等皆在驻足告别,而此时的宇文泰的眼睛却不时瞟着相府里议政殿门前,他在期待什么呢?此时此刻还有谁能让他念念不忘呢?

    侍卫蔡佑见状勒马向前靠近宇文泰身边后,小声道:“主公,该出发了,大军已在长安城外等候多时!”

    骑在战马上出神的宇文泰却心不在焉,他一直在人群中搜寻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妻子--冯翊长公主元淑,期待着她能来送自己出征,这时流影(马)也在不停地走动,似乎急不可耐的要踏上征程,只见宇文泰此时顺势勒住缰绳,流影(马)乖乖的站立不动了,左手下意识的不断的轻抚着流影(马)脖子,眼睛却望着相府里议政大殿门前,顿了顿,略带着一丝伤感,命令道:“出发。。。”说完后,勒马踏上了征程,侍卫蔡佑和亲兵紧紧跟随其后。

    就在宇文泰刚走没多会,丫鬟碧儿搀扶着冯翊长公主元淑出现在议政大殿门前,两人不约而同的望着相府门外,丫鬟碧儿此时说道:“长公主,丞相走了。。”

    冯翊长公主也略显忧伤道:“是啊!走了!希望他大胜而归!”说完咳嗽了两声,眼睛却依然不舍得望着相府门外。

    丫鬟碧儿只见冯翊长公主在咳嗽,于是关心道:“长公主,你脸色苍白,怕是着凉了,奴婢还是扶你回房歇着吧!”

    冯翊长公主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,顿了顿道:“好!”

    于是在丫鬟搀扶下慢慢绕过议政大殿,向后堂走了去。

    上天磨人,一切都是那么阴差阳错,明明两人心里都深深记挂着彼此,却谁也不愿主动示弱,都把情感深深的埋藏在内心,使得这段感情那么的刻骨铭心,那么的让人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阳光像释放金剑一样照耀在大地上,长安城外,五大都督,五大将军早已严阵以待,等候着久未露面的统帅宇文泰,此时城门突然出现了宇文泰及其亲兵的身影,只见宇文泰看到大军后,勒马飞奔到早已等候的将士们身边,于是大声命令道:“将士们久等了!即刻出发!”只见宇文泰率先走在最前面,一万精锐大军紧随其后,大军过后,皆尘土飞扬,虽然行军缓慢,但依然气势威武!

    此时的元欣身着白长衫,在其府邸的三进院落内,边在茂盛的大树下趁着阴凉,边用树枝逗弄着笼子里的小鹰,甚是悠闲,突然管家元彬急匆匆跑到元欣身边,似乎很着急,边执手行礼边对元欣说道:“主上!宇文泰率领一万大军去攻打东魏了,我等此时该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管家元彬的匆匆到来,元欣并未回头,依然用树枝逗弄着笼里的小鹰,顿了顿道:“慌什么?敌不动,我不动!”

    早已焦虑的元彬,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问道:“那我们岂不是白白失去天赐良机?”

    元欣此时不屑的回头看了一眼管家元彬,于是回头放下树枝,悠然的坐到太师椅子上,缓缓道:“良机?何来良机?他以一万兵马去攻打东魏,简直是与虎谋皮,正好借东魏之手除掉之,我倒更愿乐享其成!“

    管家元彬听到元欣此话后,于是疑惑的问道:“主上之意是宇文泰此次出征,有去无回?”

    只见坐在椅子上的元欣突然靠到太师椅上,边悠然的晃着边不屑的说道:“你是猪脑子吗?以区区一万人马,去进攻强大的东魏,有战略常识的人都不会这么干,当然,除非是疯子,故天若使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,等其败亡,我等可正好接管朝政!”

    管家元彬此时赞同的点头道:“主上可谓洞察秋毫!但我等也该着手准备人马,以备其败亡后,我等即刻占领未央宫,到时主上可龙登九五!“

    此时的元欣听到管家元彬如此说话,甚为高兴道:”然也!“于是谨慎吩咐道:“你多从府中拿些钱财,秘密在山中操练死士,要谨慎防备主簿卢辩的校事府,宇文导虽贤德,但还是不及宇文泰精明,等宇文泰一败亡,我等即刻攻占未央宫!”

    管家元彬立即拱手行礼,并回道:”诺!主上,臣必誓死效命!“

    元欣缓缓靠在太师椅上,闭上眼睛,右手一挥示意其下去,管家元彬心领神会的匆匆下去了。

    此次出征,变数太多,背后的各种势力都在蠢蠢欲动,都在盼望着那一万人在有去无回之际,直接掌控朝堂,控制西魏庙堂,老谋深算的元欣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天赐良机,已然在按部就班的磨刀霍霍。

    潼关,始于春秋时代的天下雄关,雄踞秦、晋、豫三省要冲之地,渭水、洛川交汇黄河抱关而下,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车不能方轨,马不能联辔,其道路狭窄难以想象,历来都是关中三辅的防御支点。

    潼关、函谷关东出则进入东魏国境,西渡则关中门户洞开,可立下长安,实乃兵家要地。

    自潼关之战后,宇文泰牢牢的把此关控制在自己手里,也着开始经营,恢复其防御功能。

    天上烈日炎炎,潼关城内兵士整齐的排列着,五大都督、五大将军皆在兵士前列站立,身着战甲的宇文泰则英姿飒爽的骑着流影(马)在最前面,只见其对着将士们喊道:“将士们,此次出关务必要恪守军规,不践踏百姓的庄稼,不烧杀、不劫掠,有违令者皆按军法从事!”

    将士们气势威武的齐声回道:“诺!”

    宇文泰接着激昂喊道:“此次东出要一展我西魏军威,高欢窃据朝纲,致使东魏民不聊生,我军应承天道,诛暴乱,救黎民于水火,此次出关奋勇杀敌者,皆有犒赏,临阵怯逃者,斩!”“斩。。。”字拖的很长,在潼关城内回声阵阵。于是又说道:”即刻宿营,等候命令!“

    五大都督、五大将军则跟随宇文泰到潼关城的城楼上,边走边环视着潼关险峻的地理环境,走到城楼上进到议事堂。

    宇文泰摘下自己的头盔放在中堂案几上,把腰间的环首战刀顺势放在桌子上,擦了擦汗,于是对将军们说道:“烈日炎炎,诸位也宽宽战甲,凉快凉快,给诸位兄弟看座,承先,上茶!”说完后又走到案几后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侍卫蔡佑匆匆下去了,诸位将军也都不约而同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见宇文泰起身,把事先准备好羊皮军事舆图挂在身后的墙上,回头道:“我军眼下出关在即,应迅速商议策略,诸位兄弟可畅所欲言!”

    侍卫蔡佑带着几个兵士把沏好的茶水端了上来,给了每位将军一杯,又匆匆下去了。

    只见谋勇皆备的于谨大都督喝了一口茶,把茶杯放在地上,起身来到中堂指着军事舆图说道:“主公,出关后,首先会是湖城县,在其不远处的盘豆城是距离湖城二十里的一座军镇,西南有一条河,叫湖河,此湖向北汇入黄河,湖城的南面皆依山塬,故盘豆城是重中之重,且易守难攻,东魏高叔礼在此驻扎,此人生性贪婪,并无实才,过湖城便是弘农郡城,东魏刺史李徽伯在此据守,盘豆城与弘农郡互为犄角,我军应先拿下盘豆城,再合兵一处,拿下弘农郡!“

    于谨大都督讲完之后,所有将军皆不约而同的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宇文泰此时端着下巴,详细的端详着军事舆图,突然伸出右手指着军事舆图道:”大都督分析细致,盘豆城易守难攻,如若一时攻不下,互为犄角的弘农郡城李徽伯前来救援,我军即陷入死地!“

    于谨大都督此时顿了顿,胸有成竹的缓缓道:“盘豆城的守将高叔礼兵不过千,我军当隐蔽进军,突然发起攻势,其必慌乱,其智谋未及展开,将士来不及集结,同时也让弘农郡城的李徽伯来不及反应,我军优势兵力,可一鼓攻下!”

    这时杨忠将军起身执手行礼道:“主公,臣认为妥善起见,先应派遣先锋军攻打盘豆城,主公可率领主力在盘豆城与弘农郡之间隐蔽待命,一者,我军长途行军,也好趁势休整,蓄势待发;二者,既然盘豆城与弘农郡互为犄角,若弘农郡刺史李徽伯派兵来援,我军可乘势围城打援,切断救援,这样先锋军可有充足的时间拿下盘豆城,两军会合,可踏踏实实攻打弘农郡城!“

    盘豆城(今河南灵宝县),弘农郡(今河南灵宝市)

    宇文泰和于谨此时都赞赏的点头,在议事堂的所有将军也交口称赞。只见此时的于谨大都督回身到自己的位置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宇文泰此时回身,落座,高兴道:”于大都督高屋建瓴,杨将军谋略得当,我有诸位兄弟即使横扫东魏也并非难事!好,就依于大都督和杨将军之计策行事!“

    众将皆起身拱手行礼,并齐声道:“诺!”

    独孤信大都督出列拱手执礼,担忧道:“主公,我等在这里攻城掠地,此前既然与柔然达成的约定,应当同时进兵,这样东魏高欢才会头尾不相顾!”

    成竹在胸的宇文泰,起身顿了顿,缓缓道:“宇文深在柔然,以深儿机智,诸位尽可放心!”宇文泰郑重吩咐道:“命令于大都督率领三千精锐为先锋军先行出发,攻打盘豆城,随后两军合兵一处,攻打弘农郡!”

    诸位将军皆拱手执礼道:“诺!主公!”诸将军匆匆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宇文泰漫步走出议事堂,来到潼关城上最高处驻足,依旧烈日炎炎,不胜寒的高处却是阵阵凉风袭面,身后黑披风随风龙飞凤舞,俯视雄关天险,顿感胸襟开阔,于是脱口而出:“浮云阵阵风雷惊,雄关漫漫傲苍穹。九曲黄河抱天际,开关东出捣黄龙。”赋诗一首,以表达心中的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开关东出,一招险棋,大战一触即发,所有部署谋划已然准备就绪,此刻宇文泰的心里像猫爪子挠一样既紧张又兴奋,紧张的是此战东魏军会不会迅速做出反应,兴奋的是一旦拿下弘农郡常平粮仓,关中三辅旱灾及军队的粮食可解,所有人包括宇文泰在内,都在屏气凝神迎接这一时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预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!
PK10投注 PK10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