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10

TXT小说下载网 > 医品太子妃 > 第九百三十七章 本王王妃年纪小

第九百三十七章 本王王妃年纪小

    这个御史这么一说,和邵靖往日交好的御史就站出来说话了,他们参的是瑞安大长公主,说瑞安大长公主的手太长,虽然是皇家的大长公主,身份尊贵,但怎么着也得顾及臣子们的心思,特别是勋贵们,为了皇朝做出贡献的勋贵们对于皇族的长公主是尊敬的,但也不应当呼之既来,挥之既去,这样视皇朝的体统何在!

    接着朝堂上很成两派,一派觉得瑞安大长公主是错的,另一派觉得兴国侯府做的实在过份,原本就没什么感情,也没养过宸王妃,凭什么有事了就指使着宸王妃去做,而且还是关系到皇室婚配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妹代嫁嫁,邵靖当然不会认同,只说是清郡王误会了太夫人的意思,至于其他的,邵靖更是一个劲的喊冤。

    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虽然帮着邵靖一派的人少,但依然吵得脸红脖子粗的,看这架势,实在是文官,否则就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宸王如何看?”皇上手中的一本折子忽然飞了下来,砸在正吵得起劲的一个大臣身上,立时这位臣子吓得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来,其了人也再不敢接着说话,大殿内安静了下来,听得皇上低缓的道。

    楚琉宸俊美的眸子落在那几个方才吵得起劲的御吏身上,“本王的王妃,自小孤苦,也没个人真心疼,不过眼下有本王了,既在是本王的人,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!”

    站在品阶台前的邵靖忽然觉得不好,他之前只想到了对付瑞安大长公主的法子,却没想到过宸王。

    “既没养过本王的王妃,又何须拿捏着孝义让本王的王妃做一些不道义的事情,兴国侯,本王倒是想问问你,你们府上如果一直做这种有违道义的事情,是不是都打算推到本王的王妃身上?”

    楚琉宸的脸色一冷,目光阴冷的落在邵靖的脸上,唇角的笑意多了几分诡谲的寒戾。

    邵靖一慌,急忙从台阶中转出来,正想辩解。

    “兴国侯,本王在这里就说一遍,以后你们府上有什么糟心事,别总打本王王妃的主意,王妃年纪小,自小也没个人真心疼她,而今出嫁了,就当没把她记在你们宗嗣上过吧,如果你们觉得亏,本王可以送还一部分嫁妆,只留下当初岳母进兴国侯府的嫁妆!”

    楚琉宸冷声道,俊美的脸上笑容冰寒,不带一丝暖意,和他往日给人的表象极是不同,任谁都看得出宸王怒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原本任谁说出来,都会被人盖上不孝的印章,但楚琉宸的话却让许多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一方面当然因为楚琉宸的身份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楚琉宸话里的意思,长辈不慈,又没有养恩,晚辈又何必在意,况且这个晚辈的身份还不一般,至于这种送还嫁妆的话,更象是还钱断义了!

    “宸王,臣不是这个意思!”邵靖涨的满脸通红,道。

    “兴国侯,那你们府上到底是什么意思,如何才能放过王妃?她还小,不太懂事,如果

    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,也请兴国侯明言,如果你们真的要让她办什么事情,也直接跟本王说,也免得她又来哀求本王!”

    楚琉宸道,唇角微微一勾,一个完美的笑容,但却很冷,让人心头莫名的发憷。

    “臣……臣不是……”邵靖结结巴巴的连话也说不清楚,他从来没想过宸王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给他没脸,而且还是毫不留情的打了他的脸,这种话让他怎么接,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兴国侯以后就不要多找本王王妃了!”楚琉宸道,“有事直接找本王,也别让人传说她不孝了,她一个既没养在你们府上,你们又对她不亲的女孩子,这么多年过的已经够苦的了。”

    楚琉宸没打算就这么放过邵靖。

    “是,是,为臣知道!”邵靖不得不应答下来。

    “兴国侯以后管好自己的家事!”皇上在上面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是,为臣知道!”邵靖不得不应下这个罪名,脸上不由的苦涩了几分,他真没想到一向不管事的宸王居然这么偏帮着自己的侄女。

    但就算知道他偏帮,邵靖也不能说什么,其实不只是宸王偏帮邵宛如,皇上还偏帮着宸王,他能说什么!

    邵靖都认了罪了,两方的御史也没什么争的了,大家看了看楚琉宸,一个个都住了嘴,各自归阶。

    御史虽然有上言的权利,但眼前的这位是宸王,就没听说过皇上斥责过宸王,这偏心眼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,至少表面上谁也不会说宸王没圣恩!御史们也不是傻的,在没弄清楚皇上的心思之前,谁也不会真撞上去。

    况且还是为了这种后院之争的事情,就算真的争赢了,也没多少得利,甚至还没多少好的名声。

    接下来大家议的事情,楚琉宸一直是似听非听的状态,懒洋洋的坐在那里,整个人透着几分慵懒,事不关已,这种状态也没什么不对,但是见过了这位宸王殿下的凌利,而今众人看向这位病弱的宸王殿下时,都有了几分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没看到,宸王殿下说出这样过份的话,皇上连提都不提,还让兴国侯认了罪吗!

    朝会结束后,楚琉宸依旧等其他他离开之后,然后才缓缓的从大殿下出来,缓步往宫内行去,他不跟其他人一般从宫外来上朝的。

    从侧门过来,往大殿这边过来,近了许多,再加上他身体不好,皇上和太后娘娘的意思都让他走了这边的侧门,并且一再的表示,这侧门留着,就是让他们走起来更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“三弟!”才转了一个弯,居然看到楚琉玥,看这样子是专门来堵他的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楚琉宸淡淡的道,笑容清薄,看不出有多少的喜意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是问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情,要不要帮忙?”楚琉玥温和的道,一脸的诚恳。

    “不敢有劳大哥,没什么大事!”楚琉宸漫不经心的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最好,如果有事,可以找我,

    不管如何,我们总是兄弟,又是一起长大的,和别人自是不同的!”楚琉玥点头,然后向他拱拱手,转身拐进了另一条小道。

    看着楚琉玥走进的小道,楚琉宸的眸色幽深了几分,然后顾自往宸王府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待得他走了之后,楚琉玥又出现在之前他转进去的路口中,目光幽深的看着宸王府的方向,眼神中有了几分嫉妒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才是皇上的亲子,怎么就比不上楚琉宸了,一个先朝的皇子,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父皇的皇子,而且还居了南宫,南宫既便不是东宫,也是位在众位皇子之上的,虽然南宫现在已经改成了宸王府,但这里面又岂是其他的王府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东宫,这个宸王府就是独一份的!

    可以随意的往来于皇宫之中,就冲这一点,许多朝臣对于住在宸王府的楚琉宸就高看一眼,再加上楚琉宸本身的身份,父皇怎么就会容得下楚琉宸,而且还把他看得比自己这个亲生儿子还在意的呢?

    “王爷!”小其子见自家主子还在发呆,提醒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!”楚琉玥转身又回到之前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个时候过去吗?”小其子不安的左右看了看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随意的走走,你慌什么!”楚琉玥不满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,是,奴才知道,奴才知道!”小其子连连点头,“王爷放心,奴才已经安排好了,就算是有人看到,也只是以为是一个意外,不会让人查察的!”

    “那是最好!”楚琉玥冷冷的扬了扬眉毛,那个女人既然看起来还有用,他当然不会放手,一个女人,如果这种情况下,还能有所手段,那也算是她的本事,他当然得给她机会,况且还是这么样的一个美人。

    以往对她还有一段很好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楚琉宸回来的时候,邵宛如正带着几个丫环在花园里扑蝶。

    宸王府的花园虽然不如皇宫那样大,但是比起其他府上还是巍峨了许多,里面种的奇花异草不少,邵宛如还见到了其中几株在皇宫中也算是精品的花卉,看根下的泥土,还是才培植不久的。

    跟丫环们闹的很开心,邵宛如也扑出了一身的汗,正热闹间,忽然看到树拍面楚琉宸出现。

    一众丫环急忙站定,再不敢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邵宛如转过头来,她的气色原本就是最好的,眼下更是娇媚如花,一张粉脸带着淡淡的红色,粉的越发的粉了,白的也越发的白了,美眸如同两汪清水,泛起着令人心动的涟漪,特别勾人的是樱唇如花,娇嫩而艳美。

    往日的清冷变得更加的妩媚,这样的颜色加上精致绝伦的五官,越发的艳美无双。

    看到楚琉宸,原本有些气喘吁吁的邵宛如,水眸一亮:“殿下!”

    话才说完,才向往楚琉宸这里过来,突然之间身子一仰,眼前发黑,居然向后直直的倒了下去……

PK10投注 PK10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