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10

TXT小说下载网 > 星辰之主 >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云中关(下)

第五百二十二章 云中关(下)

    精神层面的树巢崩解,被动进入其中的参与者也就彻底回归了现实层面。

    自然的夜幕重临,如同厚实的毛毡,遮蔽视线之外的领域,给人一份自欺欺人式的心安。

    主导局面的教宗离开,观景台上仍然保持着静默,北野速人和白心妍都有各自的心思,直到蜂拥而来的信号与通讯设备连接,让铃声和震动充斥了这片空间。

    北野速人又咳嗽两声,抬起手腕,上面一列列的都是玉川家族及周边交际圈打进来的通讯请求,可此前的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,头等舱就是一个信息孤岛,几乎没有什么信息交流出入。倒是飞艇的其他区域,一直与外界保持着联系。

    所以这并不是信号阻断,却又比信号阻断恐怖百倍。因为这是出于某种默契,也受制于某种不动声色的威严。

    其源头自然就是天照教团。

    没有比这个更明显的事实了:天照教团就是阪城的主人,是凌驾于玉川家族等传统政治军事势力之上的毫无疑问的主宰。

    细究其源流,从头算起也不过就是二三十年的时间,以北野速人的年纪,正好看到天照教团崛起的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这就是超凡种的能力和效应。

    这么说的话,另一边应该也很快。

    北野速人突地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折腾出几乎不可收拾的大场面之后,教宗拍拍屁股走人了,真神应该也不会再停留,可矛盾冲突的另一方,分明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此时,洲际飞艇彻底穿过了积雨云团的残垣,据说仍在不断重构的云中关隘,也已经被彻底抛在了后面,然而这点距离,对于那种层次的强人来讲,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一念至此,北野速人根本没心思去回应一窝蜂过来的通讯请求,全身的肌肉绷紧,挣扎着从地上站起,要做出有效应对,却又茫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理性面具之下,罗教授不是迁怒的人。说起来我们也是受害者呀!”

    虽然很赞同这个自我评价……可是说这么直白真的好吗?

    白心妍还带着气促感觉的嗓音,没有起到任何安慰作用,反而又加重了北野速人心中的不安。他现在甚至觉得,正有冷彻意念,注入周边每个水分子,似乎下一步就要渗透进他的形骸血肉,洞彻幽微,勾画生死。

    那位罗教授,绝对做得到!

    北野速人下意识捂住胸口,希望让自己超出常规的心跳稳定一些,也在此时,眼前亮起了一簇微光,那是白心妍打开了虚拟工作区。

    工作区里显示的,就是工作。

    “啧啧,刚发生了这种事,都没什么安慰,就又要逼着签字……真是冷血,而且是愚蠢型的。原来我身边只是一窝只剩下残忍本性的巨蜥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其实北野速人不太确定,白心妍是不是在和他讲话,但这种时候聊聊天,感觉要好一点儿。

    白心妍一边在工作区上操作,一边批驳:“都这种局面了,还要在阪城挑事儿,当然是拒绝啦!”

    北野速人张了张嘴,感觉就像看一出突然上演的舞台剧,白心妍的表情举止固然到位,却有一份浓墨重彩、刻意为之的昭示感,感觉就是特意表演给谁看……

    真是让人笑都笑不出来的讽刺剧啊!

    此时白心妍已经完成了她的工作,转过脸来,很好心的继续安慰他:

    “北野先生,事情差不多已经过去了。你看我们两个,一个保镖,一个呢就是被包养的女人,都有主子要伺候,时不时还要扩大服务范围,生活已经这么辛苦,为什么还要琢磨职责外的事呢?”

    神特么包养……

    总算北野速人想起来,这是白心妍此前与玉川瑛介对话时打的比喻,事实上现在也是在比喻。

    是的,我们只要忠于自己的职责就好。

    北野速人向白心妍欠了欠身,视线顺势投向观景台后面的头等舱。

    此时的头等舱里狼藉一片,一众保镖劫后余生,但刚刚被蒸发了相当的灵魂力量,一个个看上去都呆呆傻傻的。过道里还躺着玉川瑛介,还有几乎已经被遗忘的山背夏辉,这是一个需要费心收拾的局面……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和与此相关的其他局面相比,或许是最好收拾的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北野速人开始了忙碌的善后工作,这期间,外界通讯请求持续到来。这些通讯的来向五花八门,聚焦的领域却是高度重合,由此也形成了一系列的高频词。

    天照教团、教宗、真神……这些肯定是绕不开,但又总会加一些躲躲闪闪的修饰词。

    相比较之下,另一个词汇就显得直接很多:

    罗南,罗南,罗南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怪乱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悬浮在北山湖下的水层下,而一缕意念,则锚定在一千多公里外的云气之中。

    一心二用,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,可要加入时空构形的分析设计,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压力。他需要更加专注才行。

    罗南至少还有一半的心神,停留在“日轮”飞降,强势轰击“云中关隘”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他是眼看着那一个从虚无中跳出来的日轮,碾碎了时空架构的阻碍,当头砸下来的。就像战争游戏中,爆炸火球临头,遭遇一波剧情杀,然后打出“Gameover”。

    严格意义上讲,游戏已经重新读取过一次。

    罗南的“游戏角色”,也就是他驾驭的“时空气泡”,已经崩掉了。

    有一瞬间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日轮坠落”式的冲击,其关键处反而不在“冲击”上。致命的杀招,源于那一瞬间对周边虚空环境的爆发式扭曲。

    时空结构虚缈却厚重,空无却坚韧,可它终究还会变形,特别是以超凡种级别的力量,引爆了渊区湍流海啸,再使之与物质层面充分干涉,并聚焦于一点一瞬的爆发。

    那已经触及到规则层面的强势扭曲,挤出了时空架构中所有的“冗余”。罗南甚至都提不起抵抗的心思,他能判断到,如果他强行消化那瞬间爆发的力量,这边根基虚无的“时空气泡”,肯定是接不住的,必然要把压力转回本体。

    夹心领域都还好,已经五痨七伤的“外骨骼”框架,多半是承受不住的。

    所以,罗南让了。

    “时空气泡”崩灭,不过一直注入这方虚空的“罗之芯”仍然保留,并在此基础上快速组构。

    崩灭和重现,中间相隔了大概两秒钟左右。

    很短暂,可对于真神和教宗来说,两秒钟已经足够说明最关键的问题——“时空气泡”高度可疑的虚无性!

    “棋差一着啊!”

    罗南承认,在那瞬间的对冲里,他虽然避开了直接伤害,却也丢掉了战略目标,让真神和教宗看到了他的部分底数,也必然会造成后续的被动。

    可事先谁能想到,真神和教宗,两个超凡种,对付他这个后生小辈,竟然也能联手——没错,“日轮飞降”的那一击,真神提供输出,教宗加以控制,两个超凡种同步驾驭“扶桑神树大神藏”体系,给了罗南当头一棒。

    这一棒,敲碎了罗南的伪装,也逼出了他的能力层次,让他暴露、至少是部分暴露了战略意图,后续问题必然非常棘手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在那一刻,真神和教宗也暴露出来非常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尤其是教宗那个“树巢”结构,以玉川瑛介等人为支点、为燃料,固然是节省了不少力气,使那远隔上千公里的雷霆一击成为可能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他也给了罗南机会。使得早早就布局铺开、探入人心的祭坛蛛网渗透进去。同样是以玉川瑛介等人为支点,也做介质和渠道,将真神和教宗在追击战和“日轮飞降”一击中的主观视角和操作,次第传输回来。

    那是建立在超凡种的层次和思路上、建立在扶桑神树大神藏的体系基础上的精妙操作。单纯依靠玉川瑛介和北野速人,即便身在局中,也肯定是体会不到这种层次的细节。

    可是罗南借用祭坛蛛网,综合利用了多种视角,巧妙的提升了这些“探测器”的精度和灵敏度,摒弃了模糊扭曲夸张的印象,形成如高清录像般的信息流,甚至可以逐帧播放,反复研究。

    没有比这个更美妙的复盘了。

    还有,罗南觉得他需要重新评估“白日梦魇”事件的影响。

    正是有这个“先期投入”,使得祭坛蛛网铺设的广度和深度,都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今天实战需要,罗南都不知道,整艘洲际飞艇上,九成九的乘客,都已经被蛛网牵丝入户,只是程度深浅的问题。

    将飞艇上的情况作为样本去分析,全世界要有多少?

    随着蛛网铺开,魔符明显越发地适应这个世界。以前,人面蛛在极域渊区时还好,一旦下沉到物质层面、探入精神海洋,是绝对瞒不过超凡种级别强者的。

    一些敏锐的精神侧能力者,都能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可现在,祭坛蛛网普遍联结,几乎已经成为了普世人心的一部分,其隐蔽性就变得不可思议起来。

    谁还没有有点儿结网积灰的阴暗角落呢?

    就是有些嘈杂了……

PK10投注 PK10投注